Skip to content

我们对近期长毛象「翻译/精选」账号相关争议的态度

关于近期长毛象「翻译/精选」账号侵权争议,及与其运营者关系的声明

  1. 2023年5月起,「细雨」委托 One Among Us(下称「我机构」)管理其公共事务。然而,在管理过程中,其没有向我们透露详细的运营情况(如对其的批评意见,以及 block 用户的策略等),导致我机构负责人做出对事件的错误判断,以个人名义发布了并不清晰的声明。在此为我们没有掌握下级督导机构的全部运营情况而郑重道歉。

  2. 此次事件之后,我机构立即提出「在长毛象上删除所有著作者未授权转载的内容,发布公开道歉声明,公布运营情况」的督导整改建议。然而,「细雨」在我们第一时间的再三联络之下,仍然拒绝接受我们的整改建议,没有全部清理非授权转载内容并及时删号,其长毛象账号已经被长毛象中文主站封禁。我们对「细雨」的这一做法及其结果表示遗憾和惋惜。

  3. 除了以上公共事务和督导之外,我机构和「细雨」的账目和运营都是完全分离的。我机构并未掌握「细雨」任何公共平台账号的管理权限,也没有办法及时响应。这同样是我机构的工作失误,在此表示郑重道歉。

  4. 综上所述,我机构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对翻译/精选账号进行督导和公共事务管理。因此,即日起我机构解除与翻译/精选小组的挂靠关系。我们再次对这件事情中涉及的创作者和公众表示深刻道歉。我们一贯强调尊重创作者的权利表达,在各 Fediverse 等网络社群中尊重社群规定,并且在之后的工作中将会持续对这一点的坚持。这次的失误我们将深刻反省,并且会在之后的工作中尽力避免此类错误。尤其是对被伤害到的豆瓣友邻艾大荀女士表示诚恳道歉。

One Among Us Transgender Support
2023年6月25日

补充说明

原文于2023年7月9日发布在 Telegram 频道

作为之前的合作机构,我们有必要将「豆瓣精选」的说明(见下文附录)公布给支持和关注我们的伙伴们,为事件添加一个来自 ta 们的信息来源。

在2023年6月27日 One Among Us 发布的《关于我们与推特翻译(等)关系的补充说明》中,我们已经发布了我们的调查结论:「在整个督导期间,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推特翻译(等)有侵犯版权或不遵守合理使用原则的行为或迹象。但我们仍然对他们不考虑原作者的感受和不遵守中国 Fediverse 社区的规则,最终导致我们脱离督导关系表示歉意。」

One Among Us 一直遵守相关法规、维护知识产权。然而,我们也认识到,目前的版权制度,包括《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可能对信息的获取产生不利影响,并阻碍在边缘化社区内分享重要资源的能力。合理使用(fair use)的权利提供了一个必要的框架,以促进包容性,并允许边缘化群体,如跨性别和非常规性别(gender non-conforming)的群体,充分行使其表达自由和获取知识的权利。

我们反对任何滥用知识产权及错误使用这一概念的行为。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同时,我们致力于在法律允许的最大范围内(to the maximum extent permitted by the law)利用信息和资源

我们强烈推动知识和观点的共享。Trans in Academia! 的所有内容都在不同级别的 CC 协议之下公开。One Among Us 纪念网站的所有代码(不含逝者和评论数据)都依据不同开源协议(MIT/GPL3 等)开放共享。

我们认为,关于合理使用,应当遵循以下原则:

  • 不使用更为封闭的著作权协议。
  • 尊重创作者感受,即使是创作者主动选择公开,也不应该转载过于私密的内容。
  • 发布时必须引用原 URL,在不给创作者带来影响的前提下,尽量指明出处。尽量使用 web archive 功能。
  • 尽可能通知创作者本人。
  • 减少对创作者原意的曲解。

附录:豆瓣精选「关于本频道运营人员最近陷入的网暴事件的一些说明」

原文于2023年7月9日发布在 豆瓣精选 Telegram 频道,著作权归豆瓣精选所有。

  • 墙内谣传我们发帖时抹去原作信息,并因此指责我们“抄袭”。我们从没有做过任何类似的事情。这似乎是有人刻意在截屏我们账号时截去我们了我们同时发布的原链,欺骗了众多墙内的朋友。

  • 很多人谣传我们拒不删帖,导致某位当事人不得不发帖维权。事实是我们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联系。当事人发布“维权长文”两天后,之前有过联系的机构通知了我们,我们之后又到处询问,才找到了当事人发布的“维权长文”。之后我们花费数小时,详细检查旧帖并删除了所有我们能找到的与当事人有关的转帖。随后立即备文回应,解答长毛象网友提出的众多质疑。

  • 在我们发布当事人帖子的时候,当事人没有任何“禁止转载”的声明。我们受到的很多指责是“明明别人说了不许转你们怎么还转”,这样的指责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听说当事人几天前才在自己豆瓣用户页面上加上了相关的声明。)

  • 多人谣传因为我们发布敏感信息导致有人遭到中国警方的骚扰。这个谣言的源头似乎是因为有一位网友提出“如果我发布的敏感信息被转发了怎么办”。至于我们转发的内容是否含有“敏感信息”,我们相信读者可以有公正的判断。

  • 我们在短时间内遭到了源源不断抹黑、造谣、网暴和开盒,我们曾经有过联系的机构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伪造的长篇律师信。即使在我们删帖之后,召集网络暴力的数篇长文,还写有“时间已经过去x小时,对方仍未删帖”的字样。我们感到非常疑惑。有读者提醒我们说,有人可能早已准备好了这些文章与有意扭曲过的素材,并精心挑选了一位身在墙内无法得知事情全貌的“当事人”。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无从得知。有读者根据对方“解封所有被屏蔽账号”的要求,认为此人可能是因为被我们屏蔽因此寻求打击报复。(关于屏蔽账号的原因,我们已经回应过。)

Licensed under CC BY 4.0